彭博“暗窥门”看大数据时代的心理地图价

浏览量:24 次

大数据开发部分实现了原本只有上帝能做到的对人类心理的洞悉。随着现代数据采集如视频监控云的形成和走向云存储,数据的威力越来越大,通过云数据,甚至可以描绘出一个人或亿万人的生活轨迹、兴趣爱好,他们喜欢去哪些店铺,愿意在哪里活动,服饰爱好如何,经常跟谁在一块儿……。无疑,彭博社早已掌握了这一上帝的真传。 彭博打造了全球金融精英俱乐部 迈克尔•布隆伯格和瑟康达于1981年创立了彭博社。彭博近年一直处于大举扩张态势,纵使在金融危机期间也是大举投资,但仍坚持通用型终端的策略。目前,在全球约有15,000名员工,其中新闻部门的员工有2,400人;通过提供市场数据以及包括有关公司财报、并购、食评和体育新闻在内的各种报道,彭博社已经成了现代金融文化的一座灯塔。 彭博的根基与核心业务是提供金融数据。市场份额追踪机构Burton-Taylor International Consulting LLC称,在年营业额达255亿美元的金融数据市场,彭博去年占有约31%的份额,市场占有率略微领先于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 Corp.),连续第二年成为世界最大的金融数据提供商。上世纪90年代前后,由于当时个人电脑联网尚不普及,彭博社建立了专有终端网络,提供一种集评级、目标、估计服务为一体的产品,为避免与潜在服务客户的冲突不提供预测和建议服务,也是一种市场平均估计。彭博主要目标客户是投资银行和基金管理行业的分析师,以及投资组合经理、投资银行家和投资者关系主管,核心价值在于帮客户减少花在数据整理上的时间,从而将更多的时间用在产生创意上。产生彭博收入的核心部门是全球产业研究服务部门聘用超过100名员工组成发分析团队,该部门所提供的服务大部分曾是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City of London)股票分析师的专长。 从华尔街到香港的交易大厅,彭博的终端无处不在。金融终端是彭博获利的主要推动因素,可为交易员、分析人士和企业高管等金融精英提供一系列金融数据。如今,彭博终端超过31万用户,融合北美、欧洲和亚洲地区一百多个产业的互动、实时数据,从两百多个渠道购入分析,将之与数据和新闻结合起来,以突出估值、市场份额信息以及产业变动趋势。彭博专业服务每台终端每年对用户的收费为2万美元,彭博并未公布具体财务数据,但据估计其年收入超过70亿美元。规模庞大且有利可图的终端业务有助于为公司的采编服务提供资金,而该服务反过来又通过提供能影响市场变动的消息来为公司的终端业务吸引订户。可见,彭博终端已经将全球金融精英连接在一起。 彭博也给全球金融精英俱乐部装了暗门 客户终端也是彭博能够偷窥金融精英心理地图的暗门。将这些终端连接起来的彭博平台类似一种有警卫值守的社区,用户支付高昂费用在此交流想法和敏感的金融数据。在彭博平台上,用户之间可以发送即时信息和电子邮件。彭博平台的用户都是那些要做出重大金融决策的人,这些决策往往是高度商业机密的,诸如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国财政部和欧洲央行等彭博大客户一旦泄密将对世界金融市场产生强大影响。 更为严重的是,彭博社的每位记者都有一台终端机或能访问其数据平台。彭博已在很大程度上成为全球金融家获得身份和文化认同的间接手段。对许多金融家而言,拥有一个彭博邮件地址(或者每年支付2万美元登陆其30万终端机中的一台)就相当于加入了这个现代全球金融精英俱乐部。而终端机提供了全球金融精英惊人的海量数据,终端软件中包含有极受欢迎的即时通讯系统,可由此执行许多交易,尤其是债券市场交易等。近水楼台先得月,彭博记者能够在客户终端获取信息,并将相关信息用于撰写稿件,其中包括最近一次登录的时间、何时签约及订户对新闻和聊天等功能的使用频率等信息。此外,彭博记者之间通过终端可以了解某人在出差时见了谁,某些记者正在忙些什么,但这也会与向金融精英销售信息服务的业务发生冲突。 继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国财政部和欧洲央行及高盛等彭博大客户之后,中国央行也开始调查这家金融数据和新闻公司是否存在泄露机密信息的问题。目前,彭博已经宣布禁止新闻采编人员接触某些客户数据后,公司已经与包括政府机构在内的数百个客户取得联系,并宣称一直谨慎遵守公司将新闻业务与商业业务严格区分开来的规定。 大数据手段生成心理地图是个大买卖 终端机提供了全球金融精英惊人的海量数据就是绘制心理地图的基础。彭博终端机是全球金融精英获得身份和文化认同的典型标志之一,同时也在金融家的文化节奏和思维脉络中打上了深深的印记。金融精英在终端机上留下了惊人的海量数据痕迹,特别是即时通讯系统更是执行许多交易如债券市场交易的动态摄像,构成了金融精英的心理活动全景扫描框架。 同时,这种终端机连接机制还会正强化金融家群体的认知心理趋同。在人类学家都知晓的每个社会里,人们都会聚集起来、创造出共同的文化话语模式。终端机能赋予用户者一种身份,如果你“使用”彭博终端机,你就可以与像你一样的人交流,获取那些不使用彭博终端就得不到的信息。此外,来源于彭博图表上的那些数据点使得终端用户的思想都受到了相同的新闻报道和历史观等的影响,又间接创造了一个共享的文化交流圈,进一步加剧对信息分类方式和更广泛的世界产生相同的看法。彭博终端能让金融精英人士从西雅图和上海的金融终端一直延伸至悉尼和斯德哥尔摩在思想上的聚集,即便并非物理位置上的聚集。因此,彭博终端反映出金融界的世界观,同时又强化了这一观念。 彭博图表借助大数据处理能够准确追踪心理地图。用户们每次点击彭博终端机,都会隐隐约约折射金融精英行为表现。而一旦形成对使用者多维和海量数据积累,就能够使用大数据技术监测使用者者行为及追踪这些认知变化。例如,使用公开的Facebook“赞”(Like)信息,能瞬时生成极为详尽的用户心理-人口特征资料,包括种族、性格、智商分数、幸福感、药物使用、性取向、政治观点和宗教信仰等有效的个人统计信息。 以超快速度处理大量信息的能力,正在颠覆全球各地的商业模式。愈发专业化的数据收集者未来必是一个资源宝库,而精密的信息分析方法正在催生出面向特定行业或者特定公司的新型预测平台。可以说Facebook只是开始。“赞”是一类可用于推测的数字记录,而其他种类的数字记录还包括Twitter消息、电子邮件、网络搜索、浏览记录、信用卡交易和线上/线下的购物信息。大数据生成的心理地图能够提供一种“群体智慧”,其运作原理类似于股票交易所反映出的有关公司盈利水平的市场预期,或者赛马以及政治选举赌博赔率所反映出的下注者们对于事件结果的整体看法。正如经济学家大卫•罗斯柴尔德(David Rothschild)表示:“我们有关预测平台的研究希望实现两大目标。第一点是使人们理解未来将会发生什么,以此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第二点是更好地理解预测机制,研究预测结果对于某些要素变化会有何种反应。” 基于大数据技术的商业挖掘已经成为欧美企业一种战略布局内容。面向企业的预测平台更具商业价值,其背后的基本思想是基于充足信息的观点集合比管理层所能做出的最好猜测更加准确,是一种利用来自员工、消费者以及专家的群体资源,以形成对于影响公司及其运转的各种问题的洞见的途径,例如产品配送安排、营销策略以及季度销售情况等。管理咨询公司埃森哲(Accenture)2012年调查了600家美国和英国公司,结果发现有三分之二的公司在之前18个月任命了负责数据管理和分析工作的高管。即使是尚未设立此类高管职位的公司,也有71%准备在不久的将来作出任命。 当然,与任何伟大的技术一样,这种心理地图推测功能既可以为善,也可以作恶。大数据与一切技术一样,也会带来风险,大数据更意味着大责任。 via:本文由李兴伟授权虎嗅网。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彭博“暗窥门”看大数据时代的心理地图价